​卖猪肉的北大才子开抖音了,打个招呼就50万点赞

你一定听说过“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的故事。

但你可能没想到,这位北大屠夫如今活跃在抖音。

陆步轩今年50多岁了,但是心态却一点未显老,热衷于尝试各种新生事物。

还加入了年轻人爱玩的抖音短视频,真人出镜拍摄短视频向全国人民分享自己的故事和观点。截至目前,已经获得了17万多的粉丝了。

这位从顶尖学府毕业生转型长安猪肉佬的新闻人物,第一条打招呼的视频就获得50万+点赞.让不少人再次回忆起了这位曾经轰动全国的“北大屠夫”。

“大家好,我是陆步轩,就是北大毕业卖猪肉的那位。我曾被政府招去做了12年的公务员,之后辞去公职,重新回到肉案,希望利用有限时间,做好猪肉这篇大文章”。

1.成为短视频网红之前,陆步轩的猪肉事业

时间回到2003年,猪肉佬的故事第一次见报,作为一种现象,曾引起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大众唏嘘,一叹“就业困难”,二叹“读书无用”。

而他作为当年的刷屏爆款,甚至有人被称他为“初代网红”。

16年过去了,听过故事的人,很少有人记得,猪肉佬的本名叫陆步轩,毕业于北大中文系。

如今,他加入另一位北大毕业生陈生的壹号食品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做专业猪肉佬,办起一所屠夫学校,自己也担任老师,培养专业屠夫。

如今,陆步轩已经是壹号食品的副董事长、肉联帮二当家,北大之于他,曾经是光环,是枷锁,如今也算能让“北大”和“猪肉佬”两个字和平共处。

在他看来,读书会让人开阔眼界,“读书虽然不一定能改变命运,但一定能改变思维”。

他认为,大学是一个平台,有足够多的资源,没有北大,无法成就现在的他。

陆步轩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如果不读北大,我可能猪肉也卖得不错,开两三家店面,衣食无忧度过一生。但现在我的眼光不会仅仅局限于此,我要打造行业领先的品牌,做资本运作。既然进了这一行,就专注地把这行干好,这也是北大精神。既然不能改造世界,就扎扎实实去做一件事。”

如果只是屠夫转身生意人,或许也只能谈得上陆步轩个人的事业成功。

2008年,他认识在广州的另一个北大猪肉佬,壹号食品的创始人陈生,二人合计开办“屠夫学校”,这才有了他花4个月编写的《猪肉营销学》和屠夫学校——教完全不懂猪肉的新手学会猪肉知识、营销知识、管理知识,还包含下市场上的实践。

对于“北大水平”,陆步轩觉得是记者给他戴了高帽,不过,因为“把杀猪卖肉这个师徒手传心授的传统手艺变成了教育,规模化培养人才,这是前人没做过的,可以算作改变了一个行业”,那么勉强还能担得起北大水平的虚名。

▲壹号食品官网

作为新闻人物,陆步轩的事迹时不时就会被人们翻出来,是因为他的话题性。从上世纪80年代北大毕业生、猪肉铺老板到作家、企业经营者,他的人生仿佛一列脱离轨道的列车,时快时慢,忽高忽低。

今年高考前,他特意回到家乡西安一家肉店。闻讯而来的街坊邻里纷纷前往,抢购由陆步轩亲手切割售卖的“状元肉”,为即将参加高考的孩子讨个好彩头。

2.曾经也感到痛苦和自卑

刚开始卖肉时,陆步轩很怕被家乡父老知道,所以他的肉铺虽离家不远,却少与家中联系。

为了掩饰自己的大学生身份,他宁愿冒充文盲。曾经在他肉铺边有家小商店,出售烟酒和书报杂志,他每次去商店,只买烟酒,从不买书报,老板以为他目不识丁。

陆步轩的父亲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是这个村唯一的北大学生,可现在只能靠卖猪肉过活。我心里难过啊!”

他中学时的政治老师当年也感慨道:“无论如何,这都是人才的浪费呀!国家培养这样一个大学生不容易,你们一定要为他呼吁呼吁!”

由于对自身的不认可,在成为新闻人物后,陆步轩曾几度哽咽,称自己“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时任北大校长的许智宏回应说: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学家、卖猪肉的,都是一样的,从事细微工作,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

但陆步轩当时对校长的言论似乎并不认可,在接受采访时,柴静问他:“你是不是对这个行业有种自卑感?”陆步轩回答:“如果说一点没有,是骗人的。”

3.年逾五旬,玩起了短视频做网红

陆步轩对自己的总结是“一个被动的人”:离开体制内是因为性格不适合,在一篇获奖征文的署名上,因为排在前面的是两位领导而不是他,愤然撕掉了证书。

他下海办过色纸厂、化工厂,但最终厂子停产,自己也失去了重回单位的机会,卖猪肉实属无奈之举。

即使生意失败,只能开个猪肉铺为生,陆步轩也显示出肯动脑、会用脑的一面,别人一天只能卖一头猪,他能卖20多头。

媒体开始报道时,他已经因为生意太好开了分店,而绝非是人们所说的“高分低能”。

在经历了媒体大规模曝光之后,陆步轩最终找到了自己的知己:同样从北大毕业,同样卖猪肉的陈生。

就这样,两个卖猪肉的北大才子强强联手,开起了猪肉连锁店,他们自己养猪、自己杀猪、自己卖猪,形成了一条生产链。

在猪肉连锁店有所成绩之后,陈生和陆步轩又一起开了一家“屠夫培训班”,专门教各位杀猪人如何杀猪、如何营销,甚至陆步轩还结合自己的多年经验,出了一本教科书《屠夫营销学》。

就这样,陆步轩的生意越做越大,到了2015年,陆步轩和陈生一起创建的“壹号土猪”的销量,已经突破了10亿,而陆步轩也凭借杀猪,身家达到了上亿。

陆步轩的成功,应该算不上“一不小心”。

他在1999年开第一家猪肉铺前曾经营过一家百货小商店,不懂经营,加上为人实诚,三个月亏损了近万元。

听妻子建议转向门槛低、收效快的猪肉行当,他的第一步便是调研,常常在一个肉铺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弄得人家莫名其妙。

而去到批发市场——价格不稳的“鬼市”时,他也有能耐和批发商们斡旋,尽可能拿到低价,这才有了陈生那句广为流传的夸赞:“我一个档口只能卖1.2头猪,他能卖12头猪,是我的10倍。”

《屠夫》一书里,有鲜活的鬼市江湖,看得到他对这门事业的热爱和思考。

一头头白条肉挂过满满几十杆,少人问津。这时,你千万谁都甭搭理,躲得远远地,找个地方坐下,慢慢地喝酒抽烟,饭钱、烟酒钱不用操心,批发商会替你买单。

你要是沉不住气,瞅上熟人一眼,他就会把你黏住,帮帮忙也得进他的货。他给你再优惠,最终发现还是价格太高了。

批发商精明得很,一看偌大的市场空空荡荡,就会猴急,狗急跳墙,担心批发不出去,臭在手里血本无归,“唉”的一声,赔本的买卖行家做,竞相跌价。

这时再瞅准时机,适可而止,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人心没底,一刀子就想将人家割死。否则,到了最后,价是很低,但也没有了好货,得不偿失。

《北大“屠夫”》 北大校长许智宏为《屠夫》再版写序言时,提到另一位种菜的北大毕业生刘国琪和邹子龙,“也许有人觉得他们是‘另类’,但我并不认为如此……老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当你看到开办屠夫学校,用电商思维卖猪肉的陆步轩和用近乎博士生开题报告陈述种菜设想的刘国琪和邹子龙时,或许可以理解这句老话。

对于生活,他从来不敷衍。作为屠夫,成为了这个领域专家。如今,年逾五旬还尝试玩起了短视频做网红。正是这样的态度,使得他在每一个阶段都能逆风翻盘。

人的命运绝不仅仅取决于你是从哪个学校毕业,你的起点如何,年龄如何……生活给予人的不仅是磨难,还有经历和成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抖商传媒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gou.com/4847.html

作者: feng1636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7-5066599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fengg@vip.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